半島動態

蓮池避暑

2021-07-27 1596 0

       蓮池避暑,是載于《元和唯亭志》的“陽澄八景”之一。蓮池湖原是陽澄湖中的一個小湖泊,清代中后期因植荷栽蓮而聲名遠播。

  依托湖泊原有水系和地勢形貌,現已建成蓮池湖公園,結合物候季相還有白園、紫園、黃園、橙園、紅園“五色園林”,成為名副其實的蘇州后花園和陽澄湖半島四季宜人的休閑養生之地。

  眼下,時值盛夏酷暑,可謂“火日當天金欲流”。但是,只要來到蓮池湖公園,就可盡享清涼。

  置身蓮池湖,處處濃蔭若傘,翠蓋紅裝,碧波蕩漾。不論是湖畔信步、草坪小憩,還是柳蔭下蕩舟、淺水邊垂釣,領略的那份涼爽與舒暢,猶如出塵之致,暑意盡消。

  從湖南丘頂的方亭看下去,眼前的蓮池湖水平如鏡,浮在上面的藍天如洗,白云如絮。那景致,像極了一朵盛開的蓮花,四周岸線凹凸綿延,垂柳、蘆葦、灌木與荷花,交相輝映。

  方亭后側是濃蔭掩映的嶙峋小徑,盡頭是一道爬滿藤蔓的原木長廊,沿著岸畔的水線逶迤東去。步移景換之間,滿目“接天蓮葉無窮碧”,滿湖蓮花競相開,令人心曠神怡。

  走過一片片柳蔭,跨過兩道灌木之間的小木橋之后,在原生態的羊腸小道上行走,荷葉和小草輕掠雙腿的癢癢撓撓,那一刻的心,即便是硬朗的漢子也會被自然的嫵媚所融化。

  轉眼間,一座粗繩連接的吊橋近在眼前。跟在一群頭頂荷葉的孩子后面,不免有點小心翼翼。可前腳剛踏上去,吊橋立馬被頑皮的孩子們蕩起了秋千。隨著晃動的節奏,大人們好像也都回到了童年。

  過了水上棧道,一抹原始的景況呈在眼前。淺草,雜樹,亂藤,盛開的大片野花,襯托著碩大無比的蟹雕。史載,河蟹“出陽澄湖者最大、殼青、腳紅、名金爪蟹、重斤許、味最腴”。相傳明代著名畫師沈石田在這里作畫時,因糯米汁調制成的墨汁濃香四溢,引來無數螃蟹爭食。村民知道后,就在湖邊放置蟹籠,籠子里滴上墨汁,引來螃蟹自投羅網。章太炎夫人湯國梨贊嘆:“不是陽澄湖蟹好,此生何必住蘇州。”此地原是湖中小島,當地人稱占漁墩,東南那片蓮池則是六七畝地大小的小低田灘。

  撥開拂面的柳絲,沿水巷邊走邊看,清風如許中穿藤廊,踏草埂,過木橋,在荷花蓮葉間徐行,身邊林木扶疏,繁花扎地。

  再抬頭,是建于清代的太平橋。佇立橋上,思緒萬千。舊時的湖東西田疇平整,阡陌交錯;身后屋舍儼然,雞犬相聞。明代著名畫家沈周家住相城,到唯亭訪友結束泛舟回去,這是必經之地,“萬井炊煙從樹出,半湖山影逐帆來。”前面那方土地,高僧景嵩在元至元年間建了慈云庵,旁邊有蓮池庵。四周竹樹相映,階前青苔茵茵,詩云:“禪林雨過曙光微,鐘磬寥寥度竹扉。”“文革”期間,古庵被拆除建了大會堂,后來會堂內辦柳條廠,再后來還辦過陽澄初中。現在,是一絲陽光都篩不進來的水杉林,濃蔭覆郁,鳥聲啁啾。

  下橋從前巷河左岸林蔭右走不遠,又是一座古老的小石橋——西太平橋。名曰橋,橋面只是兩塊寬不足一米的石板。橋下,荷花盛開,蓮葉連天。難怪明代名臣申時行路過此處,詩興大發:“夾岸蓮花紅艷滿,兩行楊柳綠陰稠。”

《姑蘇晚報》2021年07月26日 B08版


馮雁軍